当前位置: 首页> 范文大全> 规章制度>

戏曲舞台服装设计意象思维

发布时间:2021-10-27 09:00:53 浏览数:

【摘 要】意象思维,首先是以程式思维为先导展开构思,强调以设计者的主观情感去感悟“规定情景”中的人物,追求“物、心”结合,并运用表现性的艺术手法,将心目中的“意象”具体转化为意象化服装,为人物传神、抒情,外化其性格、品格、气质及心理。因此,深入地掌握意象思维,事关对戏曲服装传统艺术内涵的全面继承,是创新设计成败或艺术水准高低的关键所在。

【关键词】戏曲;舞台;服装;设计;意象;思维

中图分类号:TS94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1007-0125(2018)22-0147-01

意象形象思维方式,广泛涉及“写意”美学原则的具体落实,“夸张、变形、寓意、象征”等表现性艺术手法的具体运用,“可舞性、装饰性、程式性”等美学特征的具体坚持,以及服装功能与作用的具体发挥,因此,深入地掌握意象思维,事关对戏曲服装传统艺术内涵的全面继承,是创新设计成败或艺术水准高低的关键所在。

一、以程式思维为先导

创作意念的形成,取决于多种因素,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设计者的思想情感、审美态度、审美标准和艺术素质。这其中的审美标准以及相联系的审美态度就当然包括了形式美及对形式美的态度。戏曲服装艺术的形式美,首先就表现为与人物传神特征密切关联的程式,即程式美。所谓“忠实继承传统”、“积极继承传统”,那就必须把程式及程式美列为重要的审美标准而继承。从这样一种审美态度出发,就需要首先开启程式思维。

二、追求“物、心”结合

处于剧本“规定情境”中的戏曲人物时,我们头脑中应积极地启动程式思维,即:把需要设计的某一人物的服装与同类的传统服装相对位,把传统美融入自己的感情之中。这样,设计者的主观情意既是自由、鲜活的,又是具有理性的。

在感情张力和灵感启示的双重作用下,设计者主观情意愈来愈发挥作用。当我们以主观情意不断对剧中人(客观物象)进行感悟时,剧中人在设计者头脑中逐渐脱离自然生活形态,染上了设计者的感情色彩。“物”與“心”最相吻合的部分渐渐凸现,从而生成既清晰、又模糊的“意象”。我们以京剧现代戏《晴空迅雷》剧例进行分析:

生活中的钢铁工人,所穿服装一般都是耐脏的蓝色、铁灰色,而且往往是比较脏,带有明显的职业痕迹。设计者到炼钢厂体验生活、搜集创作素材时,所看到的是一幅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炉火熊熊,钢花飞溅;炼钢工人忘我地劳动着,挥汗如雨,工裤脏破,沾染汗渍。[外在物象]

在热爱工人的情感张力、炉火的灵感启示等双重作用之下,作为外在物象的炼钢工人的工裤,其五颜六色、脏破、汗演等自然生活形态,逐渐被淡化,却被“染上了”设计者的感情色彩:热烈、温暖。[主观情意之一]

与此同时,传统艺术素质发生作用:程式思维传递着“整齐美、划一美”的信息——龙套衣、兵衣、太监衣、大铠、宫女衣等群体服装,从款式到色彩、纹样、刺绣、面料均讲究统一的美。于是,作为外在物象的炼钢工人的工裤,又被染上了另一种感情色彩:规范、和谐。[主观情意之二]

设计者以上述“热烈、温暖”和“规范、和谐”的主观情意,进一步去感悟“工人”这一外在物象之时,“物”与“心”最相吻合的部分逐渐凸现:热情的工人与热烈的火焰两相重叠,生成了“火焰工人”的意象。[设计师头脑中的“意象”]

意象思维到此基本完成。剩下来的事就是需要用表现性艺术手法将这一“意象”用适当的线条、色彩转化为具体的艺术形象。设计者受“火焰,工人”意象的强烈驱动,遂充分运用夸张、象征手法,大胆地将工裤统一设计为鲜艳、悦目的红色,(超越生活)鲜明生动地凸现了炼钢工人群体的热情开朗性格与豪迈英武气质。[传神特征]

这一组整齐划一的红色工裤,即成为典型的意象化服装。[意象的物态化]

三、注重意象的物态化过程

从意象的生成到意象的物态化之间,自然有一段距离,不能认为生成意象后就一定会产生意象化的艺术作品。能不能创造出意象化的艺术形象,关键在于“夸张、变形、寓意、象征”等表现性艺术手法的充分运用。说“充分”,首先是指大胆,其次便是指要合理。总之,需要有激情,富有想象力。

就以上所举京剧《晴空迅雷》的例子来说,以红色作为炼钢工人的统一工裤的颜色,既是夸张手法,同时又是象征手法。夸张是为了象征,象征必然要夸张。当然,夸张也需要适度,把握好分寸。就拿红色来说,红的色相就应正确把握。深红浓重,玫红娇媚,粉红浮艳,土红质朴,这几种红均不适用于表现阳刚之气;真正具有“热情,豪迈”象征义的,只可能在大红、朱红、桔红等色相中选择,同时,也需要联系舞台布景的色彩基调进行整体考虑,寻求对比协调的最佳效果。所以,意象的物态化过程,同样需要认真对待,精心构思,在图面上反复试验,才可能设计出理想的艺术形象。

四、结语

在实践中,意象思维并未受到深入的理解与重视,有两种情况应引起我们的注意:一种情况是笼统地谈形象思维,不注意研究意象思维“这一个”形象思维的特定方式;另一种情况就是割断戏曲服装艺术内涵的内在必然联系,孤立看待意象思维,尤其是忽视表现性艺术手法的运用,致使形象体现大打折扣——这两种情况如不加以切实改变,那么,当代的戏曲服装创新设计还将在“写意”与“写实”之间徘徊。

参考文献:

[1]钱寒樱.戏曲服装设计在继承传统戏曲服装过程中的缺失[J].影剧新作,2015(04).

[2]朱英.戏曲服装设计与管理[J].戏剧之家,2016(13).

上一篇:现代服装设计中传统元素设计的启示

上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范文